我爱上了隔壁那个被家暴的女人(一)

admin 2022-11-01 12:54:08 游戏博客 148 ℃ 0 评论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2010年,我在铁西区九路附近租了间房子,李明海就住在我隔壁。

  这是一栋老旧的公寓楼,一层十好几户。我的邻居同我一样都很年轻,像新发出来的嫩韭菜一样的年轻。这当中不乏有大学生,有初入社会的青年,有情侣,也有单身贵族,当然了,还有一些衣着光鲜靓丽昼伏夜出的女人。而李明海,我猜不到他的的工作,他的工作也许就是不工作,因为他几乎整天都会待在房间里面。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刚搬来第三天。那时他穿了一件印有深红色铜钱的家居服,顶着一团乱糟糟的头发,手里拎着两包垃圾袋,我一开门给他吓了一跳。

  “新来的?”他怔了怔说。

  我点了下头说,“江北。你好。”

  “李明海。”说完,他随手就将那两包垃圾袋扔在了斜对面的住户门前。因为有一包袋子没系严,里面的露出了一滩黄色的汤汁以及一条带血的卫生巾。

  我看了一眼后什么也没说,就在我正准备去坐电梯时,听到他用被砂纸打磨般的嗓子说。

  “以后用啥吱声,老弟。”

  我看一眼地上的垃圾袋,想一想他的卑鄙和我的冷漠,看来我们从某种程度上臭味相投。

  当时我在铁西北三路上的一家房产中介上班,作息朝九晚六,底薪一千四,每月存活下来基本靠提成,但往往都是入不敷出。我的住处离单位骑单车大概需要二十分钟,这不算什么,每个月房租七百,这也不算什么,比起跟那些长着脚气还乱穿拖鞋的同事合租相比,这里就如同是天堂一样。只是有一件事令我苦恼不已,那就是公寓楼里的隔音效果。我强烈建议将那些墙壁统统砸开,因为留着也没太大用,白天还好,一到了晚上就会经常听到一些噪声,比如吵架声,呻吟声,电视声,还有咒骂声,这些声音经常使我烦躁不安,无法入睡。

  我经常能听见李明海那洪厚有力的嗓音。他总是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大发神经,时而叫喊咒骂,时而喋喋不休,有时候还能传出拳头打在身上的闷响以及女人的哭喊声。每当他喊叫咒骂的时候,他的措辞肮脏又新颖,就像从下水道里传来的一样。而每当他喋喋不休的时候,又如同小便一样清长,以至于每次都让我迫切的想要听清他说了些什么,我曾经试过将耳朵贴到墙壁,试过用纸杯当作传声筒,可惜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那个哭泣的女人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隐忍呢?每天晚上,我的想象力如同病毒一样扩散着。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女人。当我出门时发现那个女人正在用钥匙开门,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她长相平凡却很斯文,一米六左右,没怎么化妆,戴着一副无框眼镜,鼻尖处有颗痣。

  我正准备向她打声招呼,一个男人突然从电梯间走出来,然后径直的走向了她的房间,紧接着“砰”的一声,门就被重重的关上了。

  那个男人不是李明海,这是关键。看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李明海打骂他的女友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她有了外遇,我一边吃着抻面一边想。不过,也可能正是因为李明海的打骂,她才会找其他男人,出于一种报复心理,或者想开始新的生活,谁知道呢。

  果不其然,回到家里我就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呻吟声。那叫声让我心烦意乱,我将电脑打开,从硬盘里找到一部日本电影,调大了声音,准备平复一下焦躁的心情。

  自从和女友分开后,我开始迷恋上了日本电影。我十分好奇日本人对待“性”这件事的看法,那些古怪的,离奇的,病态的,令人发指的故事胶合在人类最私密却又不可或缺的行为里,往往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那些无聊又徒劳的日子,正是这些光影陪伴着我,让我暂时忘却这该死的生活,屏幕上出现的一个个皮肉让我生理和心理都产生了极大刺激,令我沉迷于此,享受其中。

  女人的声音与电脑里传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两只相互争宠鸣叫的雌性鸟类,呈现出来一种别样的感官刺激。但是很快,这种感觉便渐渐消退,那种空虚寂寞的感觉又随之而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万维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