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隔壁那个被家暴的女人(二)

admin 2022-11-01 14:22:14 游戏博客 154 ℃ 0 评论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就在那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敲门声吵醒。我看了看手机差五分七点钟,这让我排除掉了社区调查和查水表。我匆忙的穿起衣服,打开门,那个女人此刻正半低着头站在那里。

  “那个,打扰一下,请问有没有消炎药,我男朋友有些发烧....”

  她今天没戴眼镜,头发也有些松散,穿着一条宽松的印有史努比头像的睡裙。说话的时候她显得有些唯唯诺诺,很难将她与昨天领男人回家的女人联想到一起。

  “我很少生病,实在不好意思。”我说。

  她没说话,眼神依旧飘忽不定。我心想着可能是在为她昨天的事而耿耿于怀吧。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她摇了摇头,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时,我的心里突然滋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

  “你要进来吗?”我说。

  “什么?”她好像没听清楚似的问了一句。

  “你要进来吗?”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房间很小,小到摆下一张床后再摆其他什么的都会显得拥挤。我实在懒得去给她腾出坐的地方,所以她就一直杵在门前,半低着头。

  “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说,初秋的天气有些冷,我迅速钻进了被窝。

  “昨天的事....”

  “昨天的事跟我没关系。”

  她怔了怔,也许我的回答并不在她所想的范围内。

  气氛尴尬了好一会儿。“我能去那里看看吗?”她指着我电脑旁边的书架说。

  我冲她点了一下头,一大清早她的出现让我睡意全无,于是我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雪国》这本书我也看过,在我大三的时候。”她说。

  “你喜欢日本文学?”

  “不喜欢。”

  这是实话,这本书是我前女友的,也是她走后仅有的没带走的东西之一。那段时期我刚毕业,每天和几个同学厮混在一起,我们沉迷网络游戏,总是以各种理由拖延就业。记得那天她从家里坐了三个多小时火车来看我,在这之前,我已经将宿舍里的其他人安排妥当。她坐在我的床边,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间,这种感觉很梦幻。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不属于我,或者是说,我突然得到了本来就不属于我的东西。毕业之后我们的感情就变的很微妙,我们虽无矛盾,却也不黏稠,有时甚至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正是如此,面对即陌生又熟悉的她,我才有那种类似于失而复得的感觉。她聊了聊她新找的工作,又聊了聊我,不知何时就从包里拿出这本书来,她说你应该看看这本书,那些文字很美,说实话,我并没有在意那些,我随声附和着,将书扔在一边,只顾着脱掉她的衣服。

  “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话还没说完,我便打断了她。

  “到此为止吧,如果你觉得不放心,你可以让我尝些甜头。”我说。房间里弥漫着洗发水的味道,这让我有些上头。

  她背向我,没说话,肩膀颤栗了一下,也许是冷笑,也许不是,我看不到她的脸。

  空气凝固了,只能听见她翻书的声音,隔了几分钟后她才开口。

  “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

  我试图抑制住自己近乎疯狂的心脏,难以想象我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让她当了真,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到了害怕和不安。我看到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地砖上,墙壁上映射出水纹的光影和她的影子交叠在一块儿。

  她睡袍下面什么都没穿,卧室昏暗,隐约可以看见她肩膀处和乳房处有几片淤青,她的小腹处有三处短短的疤痕,每一处都有米粒大小,在雪白的皮肤下显得触目惊心。

  “要帮忙吗?”她说。

  她的话让我紧张情绪得到了一丝缓解。很显然,她是我想象的那种女人,这种女人生来就是这样,无论如何教化,依旧劣性不改。

  想想已经有半年没碰过女人了,我将那些日子积攒的愤怒、难过、寂寞一股脑的发泄到了她的身上。此刻我化身成一名驯兽师,挥舞着惩戒之鞭,鞭挞着,鞭挞着她,直到她的背部开出肉色的花,直到她奄奄一息的伏在我身下,我想要听见她发出臣服于我的叫喊,那种甘愿被奴役的叫喊,可是我什么都听不到,她全程一直咬紧嘴唇,用缄默反抗着我如暴风般的进攻,这种无声的嘲笑让我异常兴奋,只可惜在这场男女自然生理的拉锯战中,男人终究会败北。

  “你觉得怎么样?”我说。

  “你们男人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她扯了扯被角。

  “看来你听过很多男人说这句话。”

  “混蛋。”

  事后的空虚令我不安,我需要找点乐子,比如,比如羞辱此刻躺在我怀里的女人。

  “你为了向一个男人隐瞒同另一个男人的奸情而选择和另外一个男人产生奸情。”我说。“我刚才好像再说一句绕口令。”

  “我讨厌“奸情”这个词。”

  “那是什么?”

  “不知道,反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抽走我放在她头下面的胳膊。

  “你偷偷同另外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她没说话,立刻起身将地上那件睡袍拾起又套在了身上。

  “麻烦帮我把垃圾带走。”我说。

  当她走到门口时,她回头用近乎哀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屋子里所剩不多的香味使我感到恍惚,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出现在梦里一样。我知道,这件事成了我们共同的秘密,为此我感到欣喜若狂。她的出现无异于让我手握一张“长期饭票,”满足我寂寞日子里日益增长的胃口。而我以后的首要的任务是摸清李明海什么时间出门。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万维博客